您的位置: 小一的美食厨房 > 历史

六叔的死亡

2019-07-06来源:小一的美食厨房
六叔的死亡

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
文/杨 跻

六叔死了。

六叔是被车撞身亡的。

六叔死的那天,正好是我回故乡探亲第三天。

那天,我正在家里吃饭,堂弟黑蛋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,结结巴巴对父亲说,我爸死了!

啥?

我爸死了。黑蛋望着一脸惊愕的父亲,又说了一遍。

这消息,就像一声晴天辟雷,惊得父亲嘴大张着,半天回不过神来。黑蛋一脸惊恐地望着父亲,伯,你、你、你……

父亲终于缓过神来,对黑蛋说了句,在哪?带我走。然后就跟在黑蛋的身后,向外走去。我也放下碗,紧紧地跟在后面。

公路上,挤满了人。小车司机,抱着头,像个木桩似地蹲在地上,衣服上有斑斑的血迹,显然被人暴打过。愤怒的人们将司机围在中间,似乎生怕他逃跑似的。六叔的尸体,就横躺在不远处的公路边。

人们远远地望着尸体,不敢近前。父亲从人群旁穿过,径直走到了六叔的尸体前。

六叔仰躺在公路上,早已没有了生命体征,嘴边流出得血,已经凝固,就像一只褐色的虫子爬在嘴角似的。我的目光就像雷达似的,从六叔的脸上扫过。望着一脸平静的六叔,心想,受到剧烈撞击的人,按理说脸上应该是忍受疼痛时的一副痛苦不堪表情,不会这么平静,可六叔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痛苦,似乎还挂着一丝微笑,就像在睡着似的,似乎还在做着不知道什么样的美梦。

父亲蹲下身子,掏出手巾,把六叔嘴角的血迹擦净,缓缓地站起身,说了一句,兄弟,你这下解脱了。父亲说完,便起身回家。我和黑蛋留在现场,等待交警。

事情处理还算顺利,一周后,62万的赔偿款黑蛋拿到手后,祖坟里便冒出一座新坟,那就是六叔一生最后归宿。

我的探亲假也快结束了,临走前我决定把父亲带进城,陪父亲逛逛,顺便再给父亲买身衣服,陪父亲在酒店吃顿饭,这也许是一个戍边军人,对父亲最好的孝敬方式了。

六叔的死亡

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我把父亲带到城里最豪华的皇朝酒店,父亲望着装修豪华的酒店,站在酒店门口,怎么也不肯进去。走吧!爸,吃顿饭的钱你儿子还是能掏得起的,再说了,又不是天天来吃。我知道节俭了一辈子的父亲,是舍不得花那个钱的,便努力做着父亲的思想工作。

正在我和父亲僵持不下的时候,黑蛋领着媳妇和儿子从酒店旁的小区走了出来。黑蛋远远地看到我和父亲,便径直走了过来,亲热地打了声招呼,伯,哥,你们也上城里来了,走,上家里去坐坐。我惊讶的望着黑蛋,怎么,你也在城里买房了。

黑蛋嘿嘿一笑,指了指酒店后面的小区,我就在这个小区住,小区里还有咱村好几个人呢!黑蛋的脸上始终挂着一副笑眯眯的表情,一点也看不出丧父的悲痛。

父亲黑着脸,没理黑蛋,拧过身就走,我尴尬的跟黑蛋打了声招呼,急忙追了过去。

父亲在前面走着,我在后面跟着。

父亲走进一家西府人家的餐馆。我默默坐在了父亲的对面,父亲将服务员送过来的菜谱,往桌上一放,看也不看,随口点了几个菜名,便朝服务员挥了挥手,就点这些吧!就在服务员转身的瞬间,父亲又说,来瓶六年西凤吧!

父亲其实并不怎么喝酒的,见父亲要喝酒,我便决意陪父亲喝几杯。爸,六年假酒太多,还是换华山论剑吧!我小心翼翼的征询父亲意见。

见父亲没有反对,我便对服务员说,换华山论剑吧!

几杯酒下肚,父亲的话就多了起来。你六叔命苦,辛辛苦苦了一辈子,一天福没有享上,到头来,却这样走了。

我知道父亲心里难过,便安慰父亲,天灾人祸嘛,谁也没有办法,这也许是命吧!

狗屁。我的话,显然没有说到父亲的心里,从未在我面前说过一句粗话的父亲,突然爆出一句粗话,令我有些吃惊,我惊愕的望着父亲。

父亲显然觉得自己有些失态,像个犯错的学生似的,低下了头,显得有些不好意思。父亲摇了摇头,长长地叹了声音。显然父亲有些难言之隐。

六叔的死亡

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爸,你这是怎么了?

唉,父亲又是一声长叹。忽然端起一杯酒,倒进了嘴里,才用沙哑的声音,给我讲述有关六叔的事。

你六叔这一生,太艰难了。父亲说完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似乎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之中。

在农村,现在娶个媳妇,真难!你六叔为了给黑蛋娶媳妇,把家里的好端端厦房全部拆了,新盖了两层楼。

六叔的厦房不是好好的吗?干嘛拆掉呢?我不解的打断了父亲的话。

你以为你六叔是吃饱了撑的没有事干,有意折腾吗?父亲看了我一眼,没好气地说,显然有些不满。我不知道是父亲嫌我打断了他的话,还是对我提出的这个愚笨的问题感到不满

父亲接着说,家里要是没有个二层楼,人家女方到家里一看,二话不话,拧身就走,连个商量的余地都没有。你六叔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,才把家里的厦房拆了,新盖了二层楼。这二层楼一盖好,黑蛋的这门亲事总算是给订下了。彩礼、婚宴酒席,加上那些杂七杂八,算了一河滩,把你六叔一辈省吃俭用攒哈的外血汗钱,一哈给抖了个底朝天,就这还不够,还拉下了外债。

黑蛋结婚后,为了还账,你六叔五十多岁的人了,还跑到城里的工地上,没黑没明地干活,你六婶到城里给人家当保姆。几年下来,老两口节衣缩食,好不容易把拉下的外债还清了,本以为苦日子总算熬到头了,结果没有想到,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,买房的事就提上了日程。买房的事就像座大山一样,又重重的压在了你六叔的心头,让你六叔连口喘气的机会也没有。

黑蛋媳妇看到村里人在城里买房,便鼓动黑蛋也到里买房。

黑蛋拗不过媳妇,便给你六叔委婉的转达了媳妇的意思,农村的学校教育质量太差,想把孩子送到城里去上学。如果没有关系的话,要想上城里的学校,只有买学区房才行。还说村里几个人都在城里买了房,已把孩子送到城里的学校上学去了,他们也想把孩子送城里去上学。

理由冠冕堂皇,你六叔也找不出反对的理由,只说了句,缓缓再说吧!

六叔的死亡

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没有想到一句缓缓再说吧,竟然把黑蛋的媳妇给惹恼了,成天在家里摔碟子摔碗,指桑骂槐。你六叔六婶一看,家里待不住,便又双双去了城里,一个去工地继续打工,一个又去给人家继续当保姆。

那年中秋节,你六叔六婶满心欢喜地回到家,把带着给孙子买的两大包食品,从身后拿了出来,想给孙子一个惊喜。孙子看到花花绿绿的小吃食,奶声奶气地大声叫着爷爷、奶奶。你六婶笑眯眯地张开双臂,想把孙子揽到回来,婆孙两好好亲热亲热,没想到黑蛋媳妇,扯着儿子的胳膊,硬生生的从你六婶的手抢走。黑蛋的媳妇把儿子手中提着的两大包食品扔在了地上,撂下一句,我娃才不稀罕呢!等我娃到城里把书念成了,想吃啥,就给自己买啥。说完,头也不回,径直回屋子去。

孙子一边挣扎,一边大声哭泣。听着孙子撕心裂肺的哭声,你六叔六婶就像刀子剜在心上似的,只有把委屈的泪水咽进肚里。直到你你六叔六婶走,再也没有见到孙子。

你六叔六婶带着满心的伤痛又回到城里。继续在城里拼命挣钱,给黑蛋攒买房的钱。你六叔心里一直有心事,加上年龄大,从架子上掉了下来,摔成重伤,在医院住了三个多月,落下了左腿残疾,不能在工地上继续干活了,便回到家里休养。

你六叔回到家,便成天受黑蛋媳妇的气,连一口热饭都吃不上。有时实在饿得撑不住了,拖着残疾了腿到咱家,我给弄些吃的。看着你六叔狼吞虎咽的样子,我说兄弟,你慢慢吃,不够了哥这里还有。

你六叔听了我的话,哇的放声大哭。

哥,也不怕你笑话,你看你兄弟把人活成啥了!竟然还不如黑蛋媳妇喂的那条狗了。这样活着,还有啥球意思,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。

我安慰你六叔,好死不如赖活嘛!别说那些丧气话了,好好活着,日子总会慢慢的越来越好。

还能好个啥嘛!黑蛋媳妇这几天天天跟黑蛋在家里吵架,威胁黑蛋说,今年九月份开学前,再不在城里买房,就等着离婚吧!哥,你说离了,咱不是人财两空吗?我能看着黑蛋反婚离了吗?

哥,你说我的命咋这么苦呀!你六叔说完,便像个孩子似的哇哇大哭。

就在你回来前几前,你六叔一个人瘸着腿,到咱家来,说想喝酒,我便弄了几个菜,给你六叔开了瓶酒,你六叔一边喝,一边流泪。见状,我安慰你六叔,兄弟,想开些,没有过不去的坎。

面对我的安慰,你六叔苦笑着说,哥,兄弟成了个废人,给娃也刨不来一分钱了,有个头疼脑热了,还得花人家的钱。成天在家里看人家的脸色,把人活到这地步了,你说这样活着,还有啥球意思,真还不如一死了之。说完,便端起瓶子,咕咚咕咚把少半瓶子酒灌进了肚子,仿佛把生活的苦全都咽进肚子里似的。

你六叔走的时候,似乎有些醉意。走路摇摇晃晃,我想搀着他回去,他用力推开我搀着他的手,撂下一句,哥,这是兄弟跟你喝得最后一次酒。

没有想到,真的成了最后一次喝酒。

父亲说完,便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我望着父亲眼里闪着泪光,忽然觉得,六叔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用这种方式结了自己的生命,究竟值不值。

本文由小一的美食厨房整理,内容仅供参考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!图片来源图虫创意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