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小一的美食厨房 > 变废

【财经】厕纸、床铺、甚至女友都能共享?共享经济的扭曲令人瞠目

2019-08-11来源:小一的美食厨房



2018年,是资本狂热的一年,区块链火到连中国大妈都参与其中;2018也是资本冷却的一年,共享单车散尽风光后狼狈收场;2018有难关,京东、滴滴都不好过;2018有惊喜,以拼多多为首的公司凶猛上市;2018年,许多标志性的人物都永远离去,从年初的霍金到年末的金庸,我们悲叹扼腕、难以置信……


纪伯伦说,“记忆是相会的一种形式”。创业邦特别创作2018年终盘点系列文章,带领大家以此形式送别2018,迎接2019。


当浪潮退去,才知道谁在裸泳。


2018年,对于中国共享经济来说,是最好的一年,也是最坏的一年。


这一年,共享经济经历了“过山车式”的发展。从共享项目如雨后春笋般大爆发,到资本的蜂拥而至 、孵化推进,共享经济透顶光环,对人们的衣食住行一一渗透,改变公众的生活方式。


当“共享经济”成为街头巷尾人们口中的共识,共享项目也因为盲目发展而走向了“泛滥”。


在共享单车的带领下,共享充电宝、共享雨伞、共享睡眠舱、共享小马扎等项目集中爆发,备受资本关注。


数据显示,2017上半年共享经济成为热门风口,资本纷纷入局,吸金总额达104.33亿元

 

2017上半年共享经济投资情况

数据来源:IT桔子,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


然而,2018年的冬天,共享经济的日子并不好过。作为曾经资本追逐的风口,经历了前期爆发式增长后,各类租赁共享创业企业相继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经营困难,一些企业押金退还难的问题逐渐显现。


工人日报报道,据业内人士统计,短短半年时间,共享经济领域用户押金损失就已达到15亿元,并且维权困难,如共享单车、共享汽车领域等。


2018年将尽之时,随着资本潮退去,共享经济市场正在激烈洗牌,诸多二三线梯队已濒临退场,共享经济进入下半场。

 

邦哥不完全统计了倒闭或者停止运营、退出市场的共享经济创企名单。



这份名单警醒着每一位创业者,在创业路上,一个不慎,或许就将满盘皆输。


NO.1

共享单车


共享项目的关闭潮,从单车行业开始。



2016年共享单车一夜爆红,无数创业者加入战局。城市道路两边、地铁口、高校内,被黄色和橙色的单车包围,中间还夹杂着绿色、蓝色、紫色,甚至彩虹色。


 

立足于“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”的共享单车,在资本抢占市场的惨烈竞争后正经历大规模退潮,现存车辆过剩造成的管理不当更是令人触目惊心。


截止2017年6月,摩拜与ofo的日订单量均超过2000万,损毁率不低于20%,而第二梯队倒闭趋势显现,用户押金退还不了的情况比比皆是。


而其中最让人意外的就是悟空单车。2017年1月7日,在重庆首发,在当年6月13日就发布声明,停止对外运营。


从上线到死亡,还不满半年。而众所皆知,重庆是山城,单车很难有用武之地。


2017年7月,共享单车首例破产案小鸣单车在广东通报,公司账户仅余35万元,无力偿还金额高达5540多万元的债务。


随后,3Vbike停运,町町单车退出市场,创始人甚至锒铛入狱;牛拜单车、1号单车相继宣布关闭。


2018年1月,广受好评的小蓝单车宣布被被滴滴收购。


中消协调查发现,70家共享单车平台中有34家倒闭,而其中仅对酷骑单车的投诉就多达21万次,涉及金额10亿多元。


酷骑倒闭的消息传来,前往其北京总部退押金的人排起了长队。


一年后,这一幕发生在了ofo身上。


如今,“ofo退你押金了吗?”这个问题已经上升为全民问题。


目前ofo排队退押金已达1200万人,有网友计算如果按一天退款成功的是1万人左右,全部退完可能要4年。


并不只是用户押金的事情,ofo的债主实在太多了:大概半年前的ofo整体负债就已经有65亿了,用户押金36.50亿元;欠上海凤凰自行车厂6815万;欠百世汇通310万......


危机之下,19日,戴威再次发布内部信称:“为欠的每一分钱负责,勇敢活下去!”对此,网友一边喊话退押金,另一边竟然出现了支持戴威到底的声音——主动充值一年会员。


12月20日,ofo公司收到“限制消费令”:公司及戴威本人不得坐飞机、软卧等,不能在星级宾馆等场合消费等。


从备受资本宠爱的独角兽,走到今天的四面楚歌,ofo不过用了短短的三年多时间。曾经高调吹捧的投资人,也不再发声,没有人为数千万用户的押金负责。


无疑,这个案例给了整个互联网行业一个深刻的教训。


NO.2

共享汽车


共享单车迎来倒闭潮,共享汽车也没有躲过。


作为国内共享汽车的早一批玩家友友用车,其在2017年3月宣布停止运营,退回所有用户账户存款,并称停运的直接原因是“之前签署的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”。


友友用车在2016年上半年自有车辆有300辆,但截至平台停运时,该公司仅拥有50~60辆车。

 

继友友用车关闭之后,相继有一些共享汽车平台也因为撑不住而倒下。


2017年10月24日,共享汽车EZZY官微发布告用户书,正式宣布终止服务,进入清算阶段。因其押金高达2000元,清算时光无法兑现的押金就有360万余,加上员工的奖金和工资则多达500万元左右。


2018年5月,共享汽车企业麻瓜出行宣布,由于该公司业务战略调整停止服务。


紧随其后,2018年6月,作为进驻济南市场较早的共享企业品牌“中冠共享汽车”败走泉城。

 

如今,途歌也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危机中。


途歌共享汽车


据新京报报道,12月18日聚集在北京市的途歌办公地址门口退1500元押金的用户已经约20人。


另曾有媒体报道,在途歌运营的北上广深四个城市中,注册用户已接近200万人。假设以接近200万的注册用户计算,每天只能保证退款15人,那么全部完成退款则需要约365年。

本文由小一的美食厨房整理,内容仅供参考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!图片来源图虫创意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相关阅读